第六集依舊平緩進行, 黑牌宿舍的五個人有泮流這個火藥庫, 隨時都是爭端, 和守護是死對頭, 又對太後指定的半骨先雨不滿, 在 洗衣, 沐浴等緩衝劇情後, 在飯廳挑畔先雨, 大打出手, 多人受傷. 先雨擔下先動手的罪名, 差點被驅逐出院, 太後到仙門讓魏花郎饒了他一次.

男主的身世之謎顯然是個重要的梗, 養父對安智的說詞和太後對魏花郎的說明都暗示著來歷不簡單.

感情戲方面, 由於阿蘆和麥宗都認為先雨和阿蘆是兄妹, 麥宗毫無顧忌, 熱烈展開攻勢, 各種skinship, 結尾連嘴都親了. 倒是出人預料, 跟韓劇傳統不一樣...

魏花郎出的考題 "根據道德經以水論王", 當然難倒了認為漢字只有200個的先雨, 阿蘆設法進來教他寫道德經, 但這有用嗎? 認字寫字是一回事, 要懂道德經哪是這樣就行的? 更何況還要做文議論呢! 教知後以圖識字更是詭異, 寫個王還要畫母鳥和鳥寶寶... 這樣真的比較快? 就是撮合知後和阿蘆的橋段吧?

雖然還算可看, 但劇情應該可以更精采, 節奏應更緊湊些.

創作者介紹

Kite的韓劇筆記

K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