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主要還是花郎學院的生活和各線感情發展, "根據道德經以水論王" 的作文考試, 不出所料, 難倒了只識幾個字的先雨, 不過只有泮流和知後通過, 大多數人也都敗下陣來, 獲得不通. 知後和先雨的口述答題, 各自表達了立場和視角, 知後由上視下, 強調骨品的法, 先雨由下視上, 提出開創新路. 魏花郎其實贊賞的是先雨的看法.

女主的感情是另一個重點, 對知後的強吻和表白, 覺得她是心中竊喜的, 如她自言的, 風月主的侄子, 西域來的留學生, 人又長得帥, 其實也不錯. 至於先雨, 就是失而復得的哥哥了, 當然要關心, 先雨也努力的別扭的學習當哥哥. 然而最後的催眠歌梗, 先雨是不是露餡了? 他年紀比女主大, 怎可能不知道母親是個啞巴?

女主和守蓮的兩次談話, 說先雨是家人, 知後是債主, 守蓮卻都說是愛慕之心, 這大概就是女主的愛情朦朧期吧? 至於三拋族的人設, 根本是忽悠人的.

黑牌室友集體溜出學院, 先雨回去祭母, 知後回去試坐王座, 泮流又看到生父養父的不平等, 迎來的卻是守蓮的捉弄和眾人的誤解, 守護和呂蔚去逛花樓, 卻覺得諸女不成熟沒氣韻, 看來魂是被太後勾走了. 難怪去幫妹妹出氣, 反而被敲昏了.

情節順暢有趣, 期待後續發展.

創作者介紹

Kite的韓劇筆記

K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