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還是持續平緩的節奏, 劇集已經播了一半, 花郎還是在作入門課題, 感覺整劇都是學院生活了. 除了愛情戲三角戀持續進行, 頗有進展, 其他部分實在有點拖沓. 其他比較重要的情節, 就是輝京公的出場和郎頭的指派.

輝京公的戲份不少, 在表演觀眾初次露臉, 然後分別去找了養父於勒和安智公, 於勒顯然是受他之托, 照顧無名, 應該就是他的私生子, 但不知母親是誰? 對於無名加入花郎, 他似乎樂觀其成, 沒有於勒那麼緊張. 拜訪安智公時, 更清楚了, 輝京公當年是因小兒麻痹被聖骨族譜除名, 也造成只召必須嫁給立宗葛文王, 然而他說警告安智太後要殺阿盧是為了報恩, 就不知道是什麼恩了?

郎頭的指派, 主要三個人, 巴伍裝年輕照顧知後, 純是搞笑, 江聖被英失派來監督冸流, 有點可悲, 比較有意思的是端洗選擇先雨的理由, 是可以不用服侍人, 看來端洗不簡單, 也是重要人物.

阿盧知道知後的身分, 似乎沒有妨礙知後的攻勢, 不過阿盧之心誰屬, 已經很清楚. 冸流和守蓮的進展也順利, 連當初的誤會都解開了.

十集下來, 怎麼說呢 ? 總覺得劇情淺顯易懂, 太過直白, 張力不是很夠.

創作者介紹

Kite的韓劇筆記

K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