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集重點是審判的結果, 前面一大段都只是鋪陳, 鄭蘭貞要的是讓男主商團做不成生意, 但由於成的悔婚加上舊仇, 遷怒玉女; 素素樓向捕盜大將求援未果, 玉女向奇大將送信也沒用, 孔大行首向鄭蘭貞低頭, 鄭主簿也被收買將罪責丟給玉女; 池胥吏只好安排玉女越獄, 結果玉女怕牽連無辜又自己回來.

審判結果和理由也編得順理成章, 孔大行首和泰源因行賄金額不大且分潤囚犯, 僅得可以贖錢 (易科罰金) 的50杖刑, 鄭主簿同理並因提供重要線索也得輕判, 罰兩月俸祿並降為參奉, 反而玉女重判20杖刑, 且不可贖錢, 並流放到黃海道海州監營為官婢, 主因是利用軍營供鹽機密. 這判決完全滿足鄭蘭貞的要求.

正如泰源說的, 玉女平常那麼聰明, 對自己的事卻那麼傻! 她說 "沒有一件事情能出自我的意志", 但她自己在重大轉折點總是判斷錯誤才是落難的主因, 莽撞的加入體探人, 還有回典獄署幫鄭主簿撈錢, 都是自我意志吧? 似乎也沒人強迫她, 那三個撈錢計畫, 也是她主動設計的呀!

姜善浩和前東宮內人這派的主持大人, 已呼之欲出, 該就是王在和姜見面時提到的 "李鼎命" 大人, 審判期間王被大妃禁足無法出宮, 所以沒辦法幫玉女! 好吧, 這樣也可推進劇情.


這集看似節奏緩慢, 但劇情走向不錯, 玉女也該有所改變了, 老是待在典獄署當茶母也不是辦法.

-----

第22集又顯拖沓, 進展緩慢, 回憶畫面多. 主線是: 押送途中玉女被山賊所綁, 一度逃跑沒成功, 泰源知情後率人去援救, 但玉女等人已被押送去賣給奴隸商, 神奇的是途中再次逃跑, 這次發揮武藝成功了, 雖然受傷, 她還是堅持回到海州監營, 剛好被成知憲所救.

泰源再次和鄭蘭貞鬧翻, 而成知憲也因悔婚被貶職到海州監營, 尹元衡昏迷五天后滿血復活, 鳳城君餘黨被肅清, 都是理所當然的細節.

土亭和田的計畫似乎順利進行, 但也沒救到人. 一堆人瞎忙要救玉女, 玉女脫逃后, 為什麼還要自投羅網, 到海州監營受罪呢?

下一集預告似乎精采些, 玉女的身世再次上台, 泰源貌似和尹元衡妥協了, 然后玉女成為官婢應是有驚無險的遭遇.

-----

第23集男女主分兩路進行, 泰源攻克山賊后, 追到海邊仍未找到玉女, 幾經考慮和尹元衡妥協后, 當上平市署主簿, 在素素樓召開漢陽大行首會議. 玉女被成知憲所救, 傷癒后才知道官婢就是官妓, 和成合謀扮神弄鬼假裝巫病降神, 欺騙吏房和觀察使, 暫免官妓義務, 成還計劃找她一起去尋寶.

尹元衡說大妃允諾取消嫡庶差別, 讓庶子可以當官, 這在朝鮮可是天大的變革, 劇裡就把它當作泰源當官的依據! 只能當BJ突發奇想了, 最多也就是個案處理, 朝鮮的階級制度可是出名的嚴苛, 五百年也沒變, 哪是大妃一句話的事?

泰源答應尹元衡獲得官位牽制鄭蘭貞, 李素晶的勸導不無影響, 其實兩人也算搭. 然而, 借尹元衡獲得力量, 損失的不只是自尊心, 正當性也很可議, 終究走的還是權勢豪門餘蔭路線, 藉之上位, 泰源能有什麼表現? 希望不只是對抗鄭蘭貞而已.

典獄署戲份還是不少, 鄭大植找上田高兩騙子幫忙整治柳種會, 三小賊還來幫忙. 捕盜廳也有戲份, 年輕部將宋還向尹信惠提親呢! 當然吃了閉門羹. 這些固定配角群, 每集都有演出, 長劇通常如此.

王總算強硬了一回, 不理大妃抗議, 堅持讓李政明上任兵判, 話說王那個跟班韓在瑞辦事能力實在差, 武藝也不行, 是不是該換人了? 成瞞下玉女生還的消息, 沒傳給刑曹和承政院, 竟然也行得通!

玉女的身世再一次被當作幌子欺騙觀眾, 除了預告那兩句台詞, 根本沒別的進展. 感覺實在不好.

女主也上演浴戲, 這是這劇第三個美女入浴了, 或許可以提高收視率?

總的來說, 這集劇情緊湊精采, 男主有了新路線, 女主仍然陷入低谷.

-----

第24集前段主寫女主: 成找她去尋寶, 吏房還找她幫同僚算命, 然后很巧的德興君找到海州監營, 她又被命侍酒看命, 還看出德興君公子未來高位! 之后, 成果然找了個藉口: 為養父祝壽, 讓玉女陪著去看命, 路過葵花田, 成把電燈泡趕走, 兩人去海邊依圖尋寶, 遺物原來是一箱黃金和一紙明朝聖旨.

后段就是男主當官后的行徑, 尹元衡要他打壓成煥鈺, 他就派都治和三小賊去打聽成煥鈺商團的違法行為, 接著帶人去搜索成煥鈺商團, 翻箱倒櫃, 把人抓起來, 松都留守也判了成煥鈺下獄沒收財產的重罪, 結果把成煥鈺嚇成重病致死. 成知憲和玉女回來剛好祝壽變奔喪. 泰源此舉明顯為虎作倀, 跟之前知憲的行為沒有兩樣, 更有過之.

其他還是幾組固定配角群人人有戲, 都出來蹓蹓. 田騙組幫鄭大植整治柳種會, 捕盜廳兩部將也來和柳聊聊, 素素樓妓生賭博鬧事, 素晶向泰源示愛被拒, 尹鄭家鄭蘭貞夫妻吵架, 信惠患相思病要去海州, 閩東珠也找人盯泰源, 驪州氏和三小賊露臉叮嚀, 孔商團幾位也關心一下泰源, 泰源還說要孔接手成商團, 活脫脫假公濟私, 乘機坐大.

王見了德興君, 對假教旨輕輕放過, 只要他幫新兵判李政明. 李政明找土亭當官, 被婉拒了. 怎覺得都是流水帳, 枝微末節?

這集還是劇情拖沓, 是非不明, 泰源為虎作倀, 令人失望.

-----

第25集玉女總算否極泰來, 回到海州監營, 適逢舉辦豐漁祭, 昭格署提調來主持, 玉女透過成和田騙的協助, 拖延首席道流到達的時間, 得以取代登場背誦周易, 取得昭格署提調賞識, 準備帶她回漢陽, 擔任道流.

泰源搜查閔商團, 跟鄭蘭貞說是不是對抗, 只是鞏固地位. 難得在路有點走偏之后, 孔載明規勸他說如果變了初心, 那不稀罕他給的人蔘交易權和明朝談判權, 相信泰源會聽勸調整作為.

大妃升遷官員, 王有苦惱, 竟然只能向尹元衡求助, 不過密行也解不了問題吧?

簪子出現了, 劉琴怎不先問池川得? 交給柳參奉, 還以為是要賣給鄭換錢, 竟然是送出去討好, 邏輯都怪怪的.

劇集剛好演了一半, 峰迴路轉, 且看第二幕律師/權鬥/感情三條線如何開展.

創作者介紹

Kite的韓劇筆記

K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