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描述了玉女用計騙了鄭蘭貞一萬兩銀子用來買米解決犯人糧食問題, 過程有點曲折, 鄭蘭貞經採礦官核實后, 約田見面, 卻抓了田拷問金礦位置, 男女主試圖救他, 田卻要使苦肉計熬刑, 鄭蘭貞終於籌了一萬兩銀子給田, 交錢時採礦官率人射中田, 嚇走鄭蘭貞等人, 原來採礦官是田禹治派人假扮的, 玉女解決犯人糧食問題, 鄭大植當然高興不已, 竟也不堅持問出糧食來源!

尹元衡約王到素素樓談話, 玉女也藉機向王提出災民慘狀, 有點巧合了. 此外, 尹元衡要當商團后台, 又是什麼梗?

成知憲似乎不接受祖父是逆謀份子的事實, 這支線也進展緩慢.

整個玉女解決犯人糧食問題的計畫漏洞處處, 而且應該還沒結束, 鄭蘭貞如何反擊, 應是下一集的重點.

-----

第17集:

1.霹靂是通過成府的老佣人知道成知憲就是朴泰洙的孫子的,佣人都知道,主人沒有理由不知道,但成的養父還是讓成知憲去做尹元衡的女婿,應該有他的考慮

2.成知憲對自己的身世應該是將信將疑的,雖然有人證有物證,但是這人證物證的可靠性又從何說起呢?他必須從他養父的口中證實他的身份,其他人的說辭只能視為參考

3.以犯人們為勞力的目的是為了防備災年?還是為了斂財?還是為了對抗鄭蘭貞?鄭蘭貞壟斷的鹽市,她給競爭對手留出的利潤空間應該已經很有限了,如果想從這麼有限的獲利空間再謀得利潤,除非加大對勞動力的壓榨,這是一般平民無法承受的了,用犯人最大的好處是“無償”,或極微薄的報酬,否則雇佣平民就可以了,還不用擔可能逃跑的風險

4.掌握了確鑿被騙的證據,還是要找出各種理由阻礙報復的進行,被騙了10000兩好像根本沒放在心上,什麼女兒受冷落啊,什麼鹽市啊,心真是寬的沒邊了

-----

第17集主要描述玉女的另一個撈錢計畫-利用罪犯勞役生產食鹽, 玉女認為要防止災年再次斷糧, 典獄署要自己掙錢, 她提出外賣罪犯勞役, 要鄭大植向刑曹求得許可, 然后和泰源談妥生產食鹽工役, 計畫生產大量食鹽, 和鄭蘭貞競爭平市署的食鹽供貨, 結果鄭蘭貞和泰源同時向尹元衡請求協助, 典型的官商勾結圖利.

成知憲對身世問題, 進一步求證了解, 應該半信半疑, 總算向玉女要走朴的遺物, 那地圖該不會就是金礦或藏寶圖吧?

孔大行首說尹元衡當商團后台可以製造尹鄭窩裡反, 泰源可得漁翁之利, 泰源應該有聽進去, 才會找尹元衡求助.

明宗的戲份也不少, 和女主的互動頗為有趣, 由刑曹正郎變身欽差大人, 泰源似乎有點吃味了. 可惜明宗的影響力還沒顯現, 他能怎樣幫玉女?

周末劇是全家看電視消遣的時段, 這劇如果看成古裝家庭倫理劇, 倒也可以接受, 典獄署, 商團, 尹鄭家, 素素樓, 王宮幾個大族群的群戲, 東家長西家短有趣的片段, 打發了休閒的時間. 大格局新制度, 個人勵志也就顧不得了. 亂世求生最重要.

-----

第18集是泰源和鄭蘭貞商鬥的戲碼, 尹元衡應泰源之請, 讓平市署提調李榮信公平競標, 除了泰源和鄭蘭貞, 松坡金周慶商團也參與了, 素素樓探得金周慶投標價一袋六兩, 鄭蘭貞也逮住三小賊探得泰源投標價一袋三兩, 以一袋2.9兩投標取得勝利, 但這是流血價, 得損失8000兩, 泰源透過玉女取得明宗軍營供鹽的權利, 不但避免損失還獲得相當利益. 看是玉女幫的一場大勝利, 但是明顯是殺雞用牛刀損人不利己的overkill.

情報戰細節也多有可議之處, 金周慶在素素樓談投標價! 難道不知道泰源就是素素樓的行首? 鄭蘭貞流血出價也很不合理, 在商言商, 殺頭的生意有人做, 賠本的生意誰會做? 玉女幫看似大勝利, 其實損人不利己, 8000兩對鄭蘭貞恐怕是皮毛之傷. 總的下來, 就是靠王的特惠, 把鹽賣出去了, 影響不了大局.

成知憲總算對鄭蘭貞的使喚拒絕了, 不過他養父令人失望, 似乎企圖心就是搭上尹鄭的權勢.

玉女的身世有些微進展, 前東宮殿內人某娘娘提供了內人佳琵當年突然失蹤的訊息, 姜善浩又露臉了, 或許會幫忙追查.

感情線引向男女主和王的三角關係, 加油添醋, 也有可看性.

這集鹽生意商鬥告一段落, 接下來主戲是什麼? 該不會又是另一個撈錢計畫...

 -----

第19集可以看成鄭蘭貞惱羞成怒的反擊, 前段幾幫混混的混戰, 可以看出當時的亂象, 完全靠暴力解決是非, 捕盜廳都還找混混幫忙! 泰源商團本就靠混混起家, 鄭蘭貞的手下東昌儼然幫派大頭目, 一開始是柳參奉給梁部將消息抓假刑曹正郎, 鄭蘭貞也要東昌抓玉女, 剛好王約玉女私會, 成為兩幫人馬的目標, 王的護衛一下子被解決, 玉女奮力抵抗后和王逃亡, 泰源也率人找尋救援玉女, 玉女還和王逛街吃餅喝酒引起泰源吃醋, 就是喜鬧劇的節奏.

后半段鄭蘭貞收買柳參奉, 偷出秘密帳簿, 鄭又向文定告狀, 迫尹元衡徹查典獄署和商團勾結的行賄案, 男女主, 鄭主簿, 孔大行首均被逮捕收押, 這真是蠻諷刺的 一幕, 正反派角色顛倒演出, 而且還真不是誣陷!

成知憲要和尹信惠退婚, 應該沒這麼容易.

這集或許是個轉折, 期待20集的新方向.

-----

第20集重點是審判的結果, 前面一大段都只是鋪陳, 鄭蘭貞要的是讓男主商團做不成生意, 但由於成的悔婚加上舊仇, 遷怒玉女; 素素樓向捕盜大將求援未果, 玉女向奇大將送信也沒用, 孔大行首向鄭蘭貞低頭, 鄭主簿也被收買將罪責丟給玉女; 池胥吏只好安排玉女越獄, 結果玉女怕牽連無辜又自己回來.

審判結果和理由也編得順理成章, 孔大行首和泰源因行賄金額不大且分潤囚犯, 僅得可以贖錢 (易科罰金) 的50杖刑, 鄭主簿同理並因提供重要線索也得輕判, 罰兩月俸祿並降為參奉, 反而玉女重判20杖刑, 且不可贖錢, 並流放到黃海道海州監營為官婢, 主因是利用軍營供鹽機密. 這判決完全滿足鄭蘭貞的要求.

正如泰源說的, 玉女平常那麼聰明, 對自己的事卻那麼傻! 她說 "沒有一件事情能出自我的意志", 但她自己在重大轉折點總是判斷錯誤才是落難的主因, 莽撞的加入體探人, 還有回典獄署幫鄭主簿撈錢, 都是自我意志吧? 似乎也沒人強迫她, 那三個撈錢計畫, 也是她主動設計的呀!

姜善浩和前東宮內人這派的主持大人, 已呼之欲出, 該就是王在和姜見面時提到的 "李鼎命" 大人, 審判期間王被大妃禁足無法出宮, 所以沒辦法幫玉女! 好吧, 這樣也可推進劇情.

這集看似節奏緩慢, 但劇情走向不錯, 玉女也該有所改變了, 老是待在典獄署當茶母也不是辦法.

創作者介紹

Kite的韓劇筆記

K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