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的確是慘淡的一集, 玉兒加入體探人, 朴泰洙出獄成為暗殺明使的負責人, 都和姜善浩一樣, 成為文定和尹元衡執行黑計畫的工具, 玉兒加入體探人的理由實在牽強, 莫名奇妙就上了賊船, 正如朴泰洙說的, 是莽撞的選擇.

朴泰洙的一連串部署和計畫的確高明, 由女真阿泰處取得炸藥片箭, 義州偷取書信, 山海關發動總攻擊, 發射炸藥片箭的一幕, 的確壯觀. 看到田光烈進賭場的鏡頭, 差點以為是在看<大發>...

男主好不容易取得人參貨品, 加入明使商團, 高興地遇到玉兒小不點當通譯, 正慶幸是人生三次機會之一, 卻不知大禍臨頭, 看得令人心焦.

剛登場的捕盜廳從事官成知宪, 整治部將貌似正派, 卻沒想到面對尹元衡也是曲意逢迎, 還是朴泰洙的孫兒呢! 尹信慧的花痴樣, 和婢女的羨慕眼光, 看來這對順風順水.

明國的戲碼實在不宜太多, 下一集該回到朝鮮了吧? 該有一次大轉折了, 路透說田光烈客串到第七集, 朴泰洙可能會死了, 促使玉兒脫離體探人, 說好的為百姓申冤呢?

-----

第七集可以說是朴泰洙的告別專集, 第一次攻擊沒殺成明使, 他又策劃了第二次攻擊終於殺了明使, 任務完成, 姜善浩沒捨得聽命殺他, 另一個體探人鐵驥卻從背後給他一刀, 臨死前交代玉兒兩點遺言: 幫找孫子和脫離體探人組織.

姜善浩回朝鮮向尹元衡交差, 但當尹元衡跟文定說朴泰洙已死, 文定大驚之下, 不但要他調查原因, 同時也要内禁卫从事官奇椿寿暗中展開調查, 尹元衡授命姜善浩以玉兒為替罪羊, 玉兒偏呆呆地回組織報到, 當然被逮捕問罪. 姜善浩貌似良心發現, 但也只是交代她認罪等著, 不要扯上尹元衡, 會設法救她一命.

男女主的互動還算可喜, 男主幫玉兒裹傷, 發現蒙面作案也沒舉發她, 不過玉兒讓阿泰饒了男主就離開, 怎知阿泰會不會補上一刀?

男主一夥被明使團轟出, 沒被追究, 已算幸運, 帶著貨品去燕京冒險求售則屬必然, 金提洛是怎樣一個人呢? 令人好奇.

明使跟男主說為報仇而生是愚蠢的, 這倒是至理名言.

鄭蘭貞要對付安國洞大夫人了, 劇裡她果然還沒扶正!

戒指出現, 又有傳言一個以前東宮內人活著, 這又是什麼梗?

這集玉兒和文定分別回憶朴泰洙的片段, 也蠻感人的.

-----

第八集轉以男主泰源為主敘述, 燕京之行見到明使吳長鉉的政敵左侍郎陳弼浩, 竟然也是朝鮮人, 以情報交換得到陳弼浩的幫助, 順利賣掉人蔘等貨品, 賺回五倍利潤, 並採購大量明國絲綢回朝鮮. 鄭蘭貞雖然不爽, 但顧忌泰源的身分, 不敢驚動尹元衡. 大行首也由都治處得知泰源是尹元衡的庶子, 大感驚訝.

另一方面, 女主繼續被虐, 姜善浩交代她認罪等著, 不要扯上尹元衡, 她竟然也就乖乖等著, 在獄房裡倒是沒被虐, 而且被典獄署主簿發現, 眾人也得知了玉兒的下落, 泰源透過手段和她面會, 並猜出她是體探人, 但她還是沉默不語...
然而, 尹元衡還是下令殺她, 姜善浩也領命派女密探善花入獄暗殺, 幸喜沒有成功, 但被更嚴加看管, 更甚者, 尹元衡還直接下令殺手鐵驥殺她.

内禁卫从事官奇椿寿帶一群人去抓鐵驥問話, 竟然被泰源救走, 是那群人太弱? 還是泰源武功還高於鐵驥?

池胥吏找李之菡田禹治等幫忙救出玉兒, 能有什麼妙策?

另外也刻意增加了泰源和李素晶的幾次曖昧互動, 以及尹信慧的浴戲, 是為了緩和低沉的氣氛吧?

整體來看, 除了女主部分劇情低盪讓人無言之外, 其實還算精彩.

-----

第九集是過渡的劇情, 奇椿寿見到玉女, 將她移到典獄署秘牢保護, 那知鄭主簿為了討好尹元衡, 透露此事, 命令殺手鐵驥前往殺人, 還好泰源得知玉女有險, 和霹靂池胥吏一起幫她越獄, 得知鐵驥要殺她, 玉女總算了解政治險惡, 向泰源從頭說明她加入體探人的始末. 泰源勸玉女不必自責, 但太莽撞太輕信當然也是錯失.

鄭主簿想要以出賣玉女來投靠尹元衡, 的確可恨而無腦, 也不想想把玉女移過來正是比尹元衡權力還大的文定大妃. 偷雞不著蝕把米, 也是活該.

大行首果然因為鄭蘭貞指使而被抓走, 這個成知憲, 被利用還不自知, 也是表面聰明, 可以欺之以方的君子,

池胥吏這集戲份不少, 回去找鄭主簿, 作賊喊抓賊的那幕, 精采有趣.

朴泰洙原來和文定有過婚約! 這設定有意思.

玉女要霹靂幫忙找朴泰洙之孫和前東宮內人, 會有什麼結果? 看來加入體探人, 還不如自己找人調查有效呢.

這集過渡, 劇情略顯平淡.

-----

第十集是重大的轉折點, 捕盜廳成知憲循線抓捕池胥吏和霹靂, 玉女得泰源之助逃離, 暫住安國洞大夫人家, 但婢女明雪見通缉榜認出玉女, 鄭蘭貞又讓成知憲去抓人, 幸好泰源通知奇椿寿及時趕到接走玉女, 見到大妃說出真相, 雖是峰迴路轉, 但覺得過程有點粗糙, 不如預期的精采.

大行首入獄, 行賄之后吃香喝辣, 似乎有點誇張. 鄭主簿確是搞笑擔當, 模倣尹元衡大叫 "我是誰, 我是鄭大植, 我就是法, 就是天", 讓人會心一笑. 不過其實尹元衡大叫 "我是尹元衡", 卻反而是沒自信的表現, 真正大人物, 哪需自己自吹自擂? 說是編劇的敗筆也可以.

安國洞大夫人表現的確暖心, 對泰源和玉女都很好, 但還是有點突兀, 泰源如果和大夫人來往, 不但自己之前毫無跡象, 精明的鄭蘭貞又怎會不知?

玉女去找姜善浩追究原因, 本就莽撞, 姜善浩認錯, 竟然還大哭問他 "到底該怎麼辦", 到底有沒有點主見? 弱得像無助求援的小貓, 沒有危機意識. 而且編導實在不會安排找東西的鏡頭, 應是突顯玉女機智的找到毒藥, 卻見她在廚房翻遍菜籃, 毒藥竟然還藏在明顯的牆縫, 婢女再笨也沒這麼無腦吧?

看到黃交夏安排李素晶接待尹元衡, 還說要她當尹元衡的妾, 奪鄭蘭貞之位, 真是不是滋味, 一陣噁心, 李素晶還女二呢? 難道黃交夏要父子爭一個女人...

對成知憲的印象, 和姜善浩一樣, 都和預期的有落差, 尹信慧就更不用提了, 只是花瓶的角色, 還要隨時露露臉. 啊, 是不是吐太多槽了?

總的來說, 這集顯示玉女或許可以否極泰來, 脫離險境, 接下來應是顯示智謀機靈的一面了.

創作者介紹

Kite的韓劇筆記

K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