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又有點拖沓了, 大致分吉童和吉熊兩路進行. 吉童決心以牙還牙, 由徐太鶴入手, 向忠遠君尋仇, 然而五個老部下走了兩個, 吉童不知怎地想慢慢逗徐太鶴, 先是毒蛇, 陷阱, 毒藥驚嚇, 然後派佳玲偷念珠寢衣, 製成血衣恐嚇, 再者出動人馬綁了徐太鶴, 只為了讓他選擇當忠遠君的狗, 還是阿某个的兄弟? 這段實在太牽強拖沓. 最後還扮演上馬石讓忠遠君踏背上馬... 這種不是演技, 根本是自虐.

吉熊得安內相之助進入書院, 自稱是咸州朴氏 31代, 但沒有決心參加增廣試, 反而是對頭參奉夫人和兒子秀鶴積極準備科考打算入朝當官, 這部份還在鋪梗.

張綠水在掌樂院並未出頭, 原因竟是因為尚傳金子猿知道她和吉童有一段情! 燕山君因為大興佛事, 引起大臣不滿, 幾次回憶成宗的交代, 都是要當孔孟學說的旗幟, 看來他有所不滿, 有點要以佛教對抗孔孟的味道, 這算是要洗白燕山君的前奏嗎?

這集個人有點失望, 期待編劇加油.

-----

第十集平緩進行, 仍是吉童、吉熊、王宮三路進行. 吉童一夥喬裝勞力工送忠遠君到漢陽, 並連絡當初阿某个的一些人馬, 監視王的行蹤, 原有機會殺了忠遠君, 想到父親的話忍了下來, 說要讓對方生不如死, 這部份又回原點, 進展有限.

吉熊得知阿某个已死的消息, 回到書院準備參加科舉, 原來他假冒的咸州朴氏, 祖父是當年魯山君被篡位時離開的士林, 這部份顯然和1498年的戊午士禍起因脫不了關係,

王宮也鬧得沸沸揚揚, 儒生們抗議水陸齋佛事, 要罷免左相盧思慎, 燕山認為他們只是沽名釣譽, 雙方僵持中, 張綠水藉機獻舞, 這次應能得到王的歡心吧?

再一次抗議編劇的 "墊腳板" 橋段, 嚴重的不喜歡, 又沒有人逼他, 偏要自甘下賤當上下馬的墊腳板, 肉麻當有趣, 看得噁心死了... 根本沒必要的情節, 跟某劇男主生吃毒蛇螃蟹, 自虐當演技, 如出一輒.

其他部分感情描述還算細膩, 這編劇似乎適合寫女主戲, 守百香節奏雖緩, 但劇情不離譜, 這劇還沒看出主軸.

創作者介紹

Kite的韓劇筆記

K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