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6

第六集 "不能說的秘密 想說的時候" 藉由清使的貪財和貪色, 營造了女主的一次有驚無險的災難, 集三男主寵愛於一身的女主逢凶化吉, 其實有點審美疲勞. 女二的故事也有可觀, 至少現在看起來和世子的邂遘, 挺有美感.

官配主線是由於馬種子告密, 女主被帶到太平館見木太監, 世子闖入救出, 但王怕得罪清使, 將女主下獄, 世子還入獄探訪, 然後清使要求帶女主回國審問, 世子阻止不成. 在途中, 清使企圖和某商團走私交易, 被三男主聯合設計, 找來清國都察院監察御史逮捕木太監, 女主終於脫險. 這段不出奇, 但至少明快處理, 沒拖到下周.

女二在宮中巧遇世子射箭失誤, 再相逢的場面很自然可喜, 其後和公主的談話, 也看出女二自視甚高 , 但不出所料, 領相果然想和禮判結成親家, 女二花落誰家?

男三金兄, 所屬的秘密組織應是洪景來殘黨, 首領要他去偷巨商的高利貸名錄帳簿, 他偷藏一本, 不知有何作用? 首領也給名單, 要找洪景來女兒, 應該就是女主吧?

這劇每一集有個主題, 類似小單元, 感覺不錯, 像是一個個精采的小故事.
-----

EP7

第七集 "表白", 繼續細膩的男女主感情描寫, 穿插著馬種子和宮女月熙的禁忌愛戀, 引出最後的男主高曖昧告白和粉紅. 既然擺明是戀愛史, 其他如政鬥部分也就可有可無了.

女主無意間發現冷酷的馬種子內官竟然和宮女有私情, 發揮她戀愛顧問的專業幫助馬種子, 設計了一場人偶戲告白, 感動了月熙, 但也落了中殿口實, 抓了女主處罰, 毫不意外地, 世子又及時出現救了她. 這段因緣, 也讓女主再次驚險通過因宮內穢聞導致的陽物檢查.

女二的部份也維持常見羅曼史節奏, 得知世子常在花園休息, 女二欣然來見世子, 被追問來意時, 坦然承認是"假裝成偶然的命運"的小計畫, 兩人言笑宴宴, 也讓女主暗中吃醋. 當女二得知領相家提親時, 說想嫁給自己喜歡的人, 該就是世子吧?

男二胤聖和女主也告白了, 說從買衣服那天, 就想女主離開宮裡, 過著女人自在的生活, 無疑的, 要送衣服的所謂"尊貴的人", 指的就是女主. 女主也似有同感, 說若能離開, 即便離開.

男主對洪內官的關注, 連中殿都看出是對情人含情脈脈的眼神, 更不用說宮內的傳聞了. 看到女主有意保持距離, 說"不要對我太好", 既不是朋友也不是其他關系, 世子著慌了, 經過思量, 終於叫出女主告白, 留在身邊的真意就是 "我在愛慕你", "心不受控制", "嘗試一次不應該的愛", 還在女主默許下親吻了. 至於世子是否早知女主女兒身? 應該是吧. 否則不是又要鬧新聞了?

收視再創新高, 可喜可賀, 希望繼續維持精采劇情.
-----

EP8

第八集 "你並不清楚", 節奏顯得緩了下來, 女二的戲多了起來, 和女主的戲份相當了. 主要就是女主對男主的一些誤解, 女二感情的表白, 和男三打聽出女主的身分.

上一集的謎底揭曉, 男主果然已偷看到女主穿女裝, 知道女主女兒身, 然而一開始並未承認, 女主向金兄追問男主的喜愛對像, 更造成她相信世子可能真的好男色, 大為退卻, 這是第一個誤解. 然後, 看到世子還女二禮物那幕, 回來問世子是否喜歡過女子? 世子答說此刻美麗的女子, 應是讓女主以為說的是女二, 造成第二個誤解. 不過這劇向來 "今日世今日畢", 男主隨即向女主表白喜歡的人就是她, 並為她戴上像徵姻緣的手煉.

女二持續對世子的愛慕, 積極起來, 得知洪內官是男女問題顧問, 還特地來找女主給建議! 女主竟然教她 "認真轉達真心" , 呵呵. 隨後, 女二和男二見面, 三言兩語, 彼此知道不想聯姻, 設法解套. 不是偽裝的巧合, 女二和男主先後拿起像徵姻緣的永恆之鏈, 還遇到男三被蒙面客圍攻, 男主劍術高超, 打退群匪, 救了女二. 為了報恩, 女二辛苦熬幾個晚上, 完成一幅刺繡送給世子, 不意被世子退回, 但也乘機表白了對世子愛慕之意.

男三受命調查面具組織及洪景來之女, 由早年鄰居老婆婆處問出名字 "樂瑥", 又從戲子養父處問出名字 "三[老口]", 兵沿應該已經知道女主就是洪景來之女.

至於政治部份, 世子代理聽政, 朝上政堂無人, 集體告假, 世子順勢請尚藥備藥, 算是解了危機, 但領相暗示涉及七年前母後之死, 要世子行止足之戒.

大家都在好奇, 接下來要演什麼? 感覺女主還是要離開王宮, 女二和世子近幾集應該就會成婚.
-----

EP9

第九集 "打開心門的那一刻", 總算來到第一次微虐的轉折, 樂瑥知道世子已知其女兒身, 雖然世子強烈告白, 她還是退卻了, 開始躲避世子. 這集的主題人物是永溫翁主, 樂瑥為了躲避世子, 跑去照顧永溫, 引發了一段有趣的三人互動.

永溫翁主幼時遭遇變故, 發高燒失去部分記憶並口不能言, 世子教她諺文以筆溝通, 當翁主捉迷藏遇到領相躲入房間被鎖後, 雖被女主發現, 卻郁悶不已, 女主教她手語溝通, 試圖讓她打開心門出去. 劇裡也透露原來是她曾目睹領相率人殺了要交東西給世子的老尚宮. 最後, 男主也習得手語向女主告白要她留在身邊, 女主終於打開心門, 以女裝和世子相見. 主題如此.

政治方面, 世子經丁若鏞開導, 和領相妥協, 按規定和原則舉辦科舉, 眾臣也回到政堂常參議事. 科舉結果, 金氏仍多人上榜, 但多年落榜的鄭公子也及第了, 預見瘦身成功的公主, 反而說無情相... 不過, 他到底喜歡公主還是婢女? 此外, 王為了幫世子找真正可用之人當幫手, 准備辦國婚了, 對像應是女二了.

女二持續天真, 向女主提到愛慕的對像就是世子, 看到手煉也沒懷疑. 男二跟領相推掉與女二的聯姻了, 總覺得男二太善良了, 沒有塑造成功.

男三在得知女主是洪景來之女後, 無法對組織和世子交差, 但也沒什麼行動.

下一集該是談世子和女二的國婚了. 虐虐更健康.
-----

EP10

第十集 "像童話一樣", 女主似乎已完全信任世子會想出方法讓她以女人身分留在身邊, 兩人如膠如漆, 過著甜蜜的戀愛生活, 然而一明一暗兩個威脅正逐漸形成, 王要辦國婚讓世子娶女二, 增加助力, 而白雲會日益囂張, 女主是洪景來之女的謎底呼之欲出. 王子和人魚公主的故事, 以王子娶了其他女人, 人魚變成泡沫永遠消失悲劇收場, 世子能改變這個結局?

國婚的事, 禮判遲疑未決, 女二卻一口答應, 不懼最終揀選落選不得婚嫁的規定; 領相方面, 似乎胸有成竹, 尋求人選和女二競爭; 世子為了女主, 當然恕難從命, 但父命難違, 還是尋求茶山先生的意見, 希望讓女主流在身邊. 這是早已劇透的必要之虐, 且看世子如何解套?

白雲會的威脅可能更為嚴重, 男三雖沒透露女主下落, 哪知尚膳大人是白雲會首領大boss!!! 更早已由各種線索知道洪內官就是洪景來之女洪樂瑥, 預定下次集會時, 帶樂瑥到會場, 當作號召的像徵, 結尾三人見面, 尚膳應不致翻臉, 但逆賊之女這個身份, 就足以讓女主不能留在世子身邊了.

中殿懷的是女孩, 卻跟領相說是大君, 看來是想利用懷孕宮女的嬰兒, 狸貓換太子了, 真是老套的梗...

男二對女主還是一貫溫柔貼心, 還跑去向世子說他 "愛慕那個人", 不像情場作戰的高手, 一直當好人, 只等著女主發給他好人卡了.

鄭公子竟然是狀元及第, 和女主宮內相遇, 除了延續和公主的暗戀, 或許還會對世子有所幫助, 畢竟是他親點的狀元.

這劇節奏一致, 每集的主題明顯, 自成段落, 以愛情劇而言, 高甜少虐, 難得好劇.

 

創作者介紹

Kite的韓劇筆記

K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